上图:警方在埋尸现场挖掘;中图:嫌疑人指认犯罪现场;下图:作为物证的作案工具

原标题:失踪案背后的杀人真相

《方圆》记者 张振华 徐娟

2017年8月,湖北省荆门市京山县发生一起失踪案。平时靠打零工为生的王恒,突然与家人断了联系。家属报案后,警方调查发现,这是一起错综复杂的杀人案。

最后一次通话

2017年8月4日10点左右,京山县孙桥镇村民张蓉接到儿子王恒的电话,说中午不回来吃饭了,要去同福宾馆找一位朋友,晚上再回家。

张蓉没有想到,这竟是他们母子最后一次通话。因为王恒说过要回来,当天张蓉等到很晚,其间一直给王恒打电话,但都没人接听。

一直到第三天下午,仍然没有王恒的任何消息,张蓉有些心慌。儿子的社交圈子她并不十分了解,只想到县城一个中年女人聂如兰。她是一家宾馆的老板,王恒和她十分投缘,认她做了干妈,还跟张蓉说过干妈对他很照顾。

张蓉给聂如兰打电话,聂如兰告诉张蓉,8月4日中午,王恒的确到她店里去过,但是待了一会就走了,说是要去找朋友。张蓉再次拨打王恒的手机,发现打不通了,便立即跑到京山县公安局报案。

警察告诉张蓉,会尽全力帮助她寻找儿子,同时叮嘱张蓉千万不要放弃拨打王恒的电话,也多想想办法联系他的朋友,或许会发现线索。

8月9日下午2点,张蓉又拨打王恒电话,这一次竟然通了。接电话的是一个操着四川口音的陌生男子。对方说自己姓陈,是京山县跑马泉水库边一家养鸡场的工人。他说这部手机是他8月5日早上在水库大坝附近捡到的,当时手机泡在岸边的浅水里,他拿回家用吹风机吹干,充上电,发现还可以使用,刚开机就接到张蓉的电话。至于王恒,陈姓男子表示根本不认识。

取走手机的女人

在张蓉的请求下,陈姓男子答应归还王恒的手机,两人约定第二天中午在跑马泉水库大坝旁的商店里见面。8月10日中午,张蓉到达约定地点,再次拨打王恒手机,发现已关机。她赶紧联系警方,讲述了打通电话的来龙去脉。

没费多少周折,警方在水库边一家养鸡场找到捡了王恒手机的陈某。陈某称,王恒的手机的确是他捡到的,但早些时候已经被一个50多岁的女人拿走了,那女人说手机是她儿子的。为证明自己的清白,陈某带着警察去了之前捡手机的地方。

经过对该地点仔细搜索勘查,警方发现大片血迹,经法医化验是人血。此外,警方还在一棵树上发现了王恒的衬衫,在树下发现了王恒的鞋子。警方调来船只,在水库中多次打捞,没有发现王恒的尸体。但根据现场情况,警方判断,王恒极有可能已经遭遇不测。

经过调查,办案人员确认,取走王恒手机的女人正是聂如兰。对此,聂如兰的解释是:那天张蓉告诉她王恒失踪了,她心里也很着急,后来知道陈某捡了手机,因为急着找人,就赶着去找陈某,把手机拿走了。接受询问时,聂如兰再三拜托办案人员尽快找到王恒,自己愿意全力配合。

办案人员没有在聂如兰身上发现明显可疑之处。与此同时,针对王恒身边其他人的调查,也在持续进行中。

神秘的“女朋友”

据京山县公安局警察陈俊介绍,王恒有酗酒的恶习,酗酒之后爱闹事,近两年当地派出所关于王恒的报警记录有16条,都是他酒后和别人发生纠纷。办案人员经走访查明,8月4日下午,王恒在聂如兰开的同福宾馆与一名黄姓客人发生争吵。蹊跷的是,黄某与王恒争吵后很快就退房走了。

警方辗转找到黄某,黄某承认自己的确和王恒产生过纠纷,但当时并没有动手,只是对骂了几句。后来黄某有事要走,就退了房。

王恒的朋友王某向办案人员反映,8月4日中午他曾与王恒见过面,王恒说要去县里找女朋友,还说这个女朋友对他很好,经常给他钱花。王某说:“王恒小学只读了三年就辍学了,家里没有房子,脾气也不好,以前处过几个女朋友,都没有结果。”王恒另一个朋友刘某的说法和王某基本一致,“王恒说他和一个女人在县城合伙开了家宾馆,打算年底结婚。”

在县城开宾馆?难道王恒口中的女朋友是同福宾馆老板聂如兰?办案人员找到聂如兰,聂如兰坚决否认自己是王恒的女朋友,说王恒岁数和自己女儿差不多,两人根本不是一辈人,怎么可能处朋友,王恒只是自己的顾客。

聂如兰还说,自己之所以认王恒当干儿子,完全是为了生意。因为王恒不仅自己住店,还时常介绍朋友过来住。后来她发现王恒性格不好,总爱喝酒闹事,就刻意和他拉开了一些距离。调查中,聂如兰的女儿也否认母亲和王恒有男女朋友关系。案件一时陷入僵局。

“老头子”成为突破口

办案人员重新梳理调查中发现的诸多线索,案件焦点转到房客黄某反映的一条线索上。黄某讲述自己和王恒发生纠纷的经过,曾提到一个“老头子”:“当时王恒闯进我的房间,质问我‘住在屋里的老头子哪去了’。我不知道这个‘老头子’是什么人,但看样子王恒和他有很深的过节。”

“老头子”是谁?王恒为什么要找他?同福宾馆并不大,总共只有十多间客房,根据监控录像,警方很快查清了“老头子”的身份。

“老头子”叫徐明,在一家单位做保安。据同福宾馆房客反映,徐明也是这里的常客,和老板聂如兰关系很好,有时还帮聂如兰值夜班。警方找到徐明,徐明的说法是:我和王恒见过几次面,不是很熟,也没什么矛盾,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警方对徐明的住处进行搜查,发现了重要线索:徐明的电动车车轮上有一些血迹,经DNA鉴定正是王恒的血。警方就此证据要求徐明给出解释,可无论怎么盘问,徐明都不发一言。

警方判断,徐明很可能是在袒护另一个人。联系侦查初期聂如兰急着取走手机的情节,到后来证人对王恒神秘女友的描述,聂如兰嫌疑增大。

办案人员调取了同福宾馆周围的监控视频,发现聂如兰和徐明曾多次一起骑着电动车出门。有一段监控视频显示,两人在一天半夜骑车外出,电动车行驶的方向正是跑马泉水库。当时,聂如兰提的袋子中可以看到某品牌的二锅头,这和水库现场发现的碎酒瓶品牌一样,而据调查,聂如兰和徐明平日里都不喝酒。还有一段视频显示,聂如兰和徐明曾带着编织袋离开宾馆,回来时,编织袋却不见了。

种种迹象表明,聂如兰和徐明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必须除了这个祸害”

在大量证据面前,聂如兰和徐明的心理防线被冲垮。8月12日,两人交代了合谋杀害王恒并分尸、埋尸的作案经过。之后,徐明带警方指认了埋尸现场。

据聂如兰交代,她跟丈夫刘某婚后感情一直不好,刘某性格暴躁,有时还会打她,家里的事情也一概不管。而她是一心想做点事的女人,为了孩子忍辱负重,包了个小宾馆挣钱,收入还算稳定。

起初,王恒的确是聂如兰的顾客。在县城打零工时,王恒经常到聂如兰开的宾馆居住,时间长了,两人熟悉了。对聂如兰,王恒经常打电话发短信嘘寒问暖,有时还想办法拉些朋友到聂如兰店里来住,算是帮衬,聂如兰对此很是感动。随着关系的升温,两人开始以“干妈”“干儿子”互称。但是,聂如兰不知道的是,在这期间,王恒一直对他身边的朋友说聂如兰是他女朋友,他们关系稳定,打算下半年结婚。

聂如兰向办案人员坦承了她和徐明的情人关系:两人相识已有两年,徐明56岁,离婚独居,而聂如兰因跟老公关系不和,分居多年;两人相识后走到一起,徐明对聂如兰照顾有加,大事小事都尽力帮忙,除介绍客人外,有时还替聂如兰值班,聂如兰本打算跟丈夫刘某离婚,到年底和徐明结婚。徐明也在供述中交代,他觉得聂如兰温柔贤惠,对她十分中意。

让聂如兰和徐明没想到的是,王恒在得知他俩的关系后情绪失控,强烈反对两人在一起,对徐明更是态度恶劣,只要见到就连打带骂。王恒强迫聂如兰断绝和徐明的来往,曾不止一次对聂如兰说:“你要是不仁我也不义,你不答应和徐明绝交跟我在一起,我就把徐明杀了,连你最亲的女儿也杀了,让你生不如死。”

8月4日下午,王恒酒后来到宾馆,闯进房客黄某房里寻找徐明未果,继而闯入聂如兰房间,再次要求她和徐明断绝关系。争吵中,王恒打碎了房里的东西,并殴打聂如兰。他用手勒住聂如兰的脖子,威胁要掐死她,然后再去杀掉徐明和聂如兰的女儿。聂如兰没有反抗,只是对王恒说:“你干脆杀了我算了,杀了我就没那么多事了。”最终,王恒恢复理智,终止了暴行。

当天傍晚,徐明来到宾馆,聂如兰对他说了中午王恒打骂威胁自己的事情。徐明很气愤,“我们不能任由他欺负,与其被他杀了,不如先下手教训他,也许他就不敢再闹事了。”聂如兰的想法是,只是打王恒一顿根本不能解决问题,事后他会变本加厉,自己和徐明甚至女儿都难逃毒手,“他喝了酒就会失去理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必须除了这个祸害。”

徐明认可了聂如兰的意见,但认为他俩岁数比王恒大很多,身体也不好,恐怕不是王恒的对手,要制服王恒还得想办法。聂如兰提议,王恒爱喝酒,喝酒必醉,可以先把他灌醉,再动手就容易了。于是,两人分工,由聂如兰出面灌醉王恒,然后打电话叫徐明来。

8月5日晚上,聂如兰和徐明骑车出去买了两瓶二锅头,还有一些下酒菜。准备好之后,聂如兰约王恒“一起出去聊聊”。当晚,王恒如约来到跑马泉水库大堤,喝过酒之后,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聂如兰推了王恒几下,见他没有动静,赶紧打电话给徐明,让他立即赶来。

徐明赶过来,与聂如兰合力抬起酣睡中的王恒扔到水库里,然后两人骑车回去。回到宾馆大约半小时,聂如兰对徐明提出:就这样处理王恒不妥当,如果王恒没死,事情就麻烦了,即便死了,尸体被人发现也麻烦,最好找个地方埋掉。

于是,凌晨时分,两人携带工具再次来到作案现场,将王恒的尸体捞起来,肢解之后装入编织袋,然后在离跑马泉水库8公里外的一处灌木丛中挖了个深坑,埋掉尸体。由于惊慌,聂如兰和徐明在作案时将王恒的手机遗落现场。正是这个无意中遗落的手机,被陈某捡到后,成为破获案件的重要线索。

京山县公安局刑侦队教导员胡思民告诉记者,在看守所里,镣铐加身的徐明提起杀死王恒这件事,悔恨不已,“为了他,搭上我们俩的后半辈子,太不值得了。”该案目前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突发:广西桂林桃花江两艘龙船翻船 5人已无生命体征多人失联

图片来源:南国早报

今天(21日)中午13点40分左右,在广西桂林桃花江鲁家村河段,两艘龙舟在桃花江竞渡演练时经过拦堰时发生失控,随后翻覆,约60人落水。

据央视记者了解,4月21日,桂林秀峰区甲山街道办事处敦睦村村民私自组织在桃花江练习划龙舟。当日13点40分左右,其中2艘龙舟发生侧翻,约60人落水。龙舟覆翻的地点为一处拦堰水域,拦堰上下游有一定落差,水流比较湍急,两艘龙舟就是在经过拦堰时发生失控,随后翻覆。龙舟翻覆后,有人选择跳水游向岸边逃生,也有人紧紧抓着龙舟浮出水面等待救援。

事故发生后,当地已成立多个专项工作组,正在全力进行搜救,救治伤员,做好善后工作,对牵头组织的2名人员已由公安机关控制。目前,5人已无生命体症,2人送人民医院治疗,已脱离危险,还有多人失联,搜救工作正在全力进行,其余大多数人员已经上岸,搜救工作正在全力进行中。

从多段现场视频可以看出,参与划船演练的人员似乎都没有穿着救生衣。如果不懂水性,一旦发生翻船是十分危险的。(央视记者:宋大珩 廖汨 刘畅 )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几位男生开始了行为艺术。图片据网友。

这两天杭州还蛮冷的,但一大早,有读者来了一条热乎乎的爆料。

读者张女士说:“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在杭州地铁上脱裤子啊,太不文明了!”

这是怎么回事?地铁KK君立马上网看了一下,原来是有一群年轻人,搞了一个“地铁无裤日”。

地铁无裤日,是2002年在美国民间发起的一个活动,意在让人们尝试摒弃保守,为生活增加乐趣的活动已席卷全球多地。该活动完整名称为“不穿裤子搭地铁日(No Pants Subway Ride)”。在我国,上海、广州地铁都曾出现过地铁无裤日。

对于这个还没怎么听说过的“不穿裤子搭地铁日”,很多地铁上的大伯大妈一脸懵,不知道这群年轻人在干嘛。

昨天上午,地铁KK君从地铁官方查看了昨天的监控视频。

这群年轻人是中午12点从4号线近江站进站上车的。一共10个人,都是男生,从买票进站,到站台候车都是穿得严严实实。到了地铁车厢内,可能因为有暖气的缘故吧,他们开始脱了,上半身是严严实实的“粽子”,下半身只剩下了小内内。

他们从近江站一直坐车到了彭埠站,期间在新风路站还下了站台,换了下一趟列车到彭埠站。到彭埠站之后,他们又穿上了裤子,然后衣冠整齐地下车出站了。

杭州地铁集团办公室主任助理吴艇说:“要是他们穿着内裤进站,是肯定要被拦下的。但是他们到车厢里脱裤子,我们就有点为难了。”

从他们的行为来看,应该是有策划过的一场快闪活动。选择时间,选择线路都是经过商定的。吴艇笑说,要是他们选择1号线,估计脱了裤子也没人看到,乘客太多马上就被淹没了。

对于杭州地铁来说,这倒是第一次出现“无裤日”。

KK君问吴艇作何感想?吴艇说:“根据杭州地铁的运营管理办法跟乘客守则来看,肯定相违背的。我们主要考虑市民的承受度如何,是否会造成视觉冲击。目前来 看,暂时没有造成公共秩序的扰乱。但是我们不提倡,也不希望这么做,万一影响了车厢内其他乘客,扰乱了公共秩序就不好了,毕竟国情不一样。”

同时,网上大多数评论还是觉得这样的行为不太文明。有网友提出质疑:是不是就是为了拍几张照片,然后发个朋友圈?还有人提出:希望他们的内裤都是新买的,健康安全的。毕竟那么多人需要坐的……

对于这几个年轻人的行为,目前地铁官方还在进一步了解中。

如何看待影响科学评价的话语权问题,就此陈列平教授近日在接受“知识分子”访谈时首次公开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既然作者署名排序不能说明一切,那么,该如何正确估计一位作者在合著论文中的真正功劳呢?

有些领导倒是真爱读书,有些领导则有些叶公好龙,而且爱读书的领导和不爱读书的领导确实不同。

资料图:霍金。

原标题:霍金谈中秋称必须吃月饼 网友:绝对不要五仁的

中新网9月15日电 9月15日是农历八月十五,也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英国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在微博用中英双语发文,从中国传统中秋习俗谈到“嫦娥”登月。他还表示,“吃月饼”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霍金称,中秋佳节是个重要而古老的文化节日,全世界很多文化都有赏月的习俗。在浩瀚宇宙中,人们第一眼看到的是月亮。对于中国人来说,“嫦娥”既是古老传说,也是中国航天局的探索工程。月亮自古以来一直是人类的明灯,它照亮我们的思维殿堂和科学探索之路。

“今晚,当我们合家团圆、赏月吟诗、寻找嫦娥和玉兔的身影时,不妨也细细体味下,月亮作为个体以及地球居民之一代表的涵义。当然啦,吃月饼是必不可少的环节。”霍金称。

霍金祝愿网友能和所爱的人一起赏月,并且分享自己最爱的口味的月饼。“特别是月饼口味,这个比较重要。”

网友纷纷送出祝福:“霍金老爷子中秋快乐!”也有人评论称,这条微博“是不错的英语晨读文章”;“月饼绝对不能忍受五仁的!”

大城市企业还在苦苦排队,证监会却开绿色通道,搞起了扶贫业务。很多人骂证监会混账,不务正业。在我看来,骂证监会的人没看懂好赖。

相比之下,今年的两位老年候选人,希拉里和特朗普,在健康透明方面做得实在是不够,越不透明越容易引起猜测,对候选人形象影响也越负面。

无论庶民公侯,说话做事都是要负责任的,没有报纸电视还有互联网,没有互联网还有短信息,没有短信息还有人心。

原标题:揭密:“吃鸡”游戏你为何总是吃不到鸡?因为有这种交易……

“绝地求生”陷险境 非法平台卖外挂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这句话源自近两年非常流行的一款战术竞技类网络游戏“绝地求生”,俗称“吃鸡”,游戏一上线就迅速爆红。正是由于“绝地求生”的火爆,不法分子盯上了这款游戏。

2017年12月,江苏警方在网上巡查的时候发现,有一个“老王卡盟”的平台,涉嫌销售绝地求生游戏外挂,“老王卡盟”经营者是18岁的王某,江苏本地人。

“老王卡盟”的上级主站叫“520卡盟”,这个平台开办者陈某位于湖南衡阳,同时陈某还经营着“680卡盟”平台。这两个平台上仅“绝地求生”游戏的外挂就有600多种,销售量排在国内前三。

△“老王卡盟”交易平台(澎湃新闻图)

揭开网络黑色产业链的面纱

今年1月9日,随着犯罪嫌疑人陈某的落网,江苏连云港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5名,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23岁,捣毁“520卡盟”、“680卡盟”、“幸运卡盟”等6个游戏外挂销售平台。

△部分犯罪嫌疑人(澎湃新闻图)

运营者:卡盟平台

据犯罪嫌疑人陈某交待,他从2017年开始创建了“520卡盟”和“680卡盟”平台,并通过销售游戏外挂牟利。

供应者:销售代理

陈某手中这些游戏外挂软件,均来自于供应商郭某。

22岁的犯罪嫌疑人郭某是“欧比旺”外挂的全国总代理。2017年12月初至2018年1月郭某向“520卡盟”提供“欧比旺”外挂1万多个,交易金额达40多万元。

开发者:外挂作者

在该网络黑色产业链上游,还有多名犯罪嫌疑人专门负责开发“绝地求生”游戏外挂程序。

2017年12月以来,章某、柯某等人相继开发了“火狐”、“须弥”、“炎黄”等“绝地求生”游戏外挂程序,开发好后再提供给郭某等人代理销售。

目前,警方一举捣毁这个集外挂作者、卡盟平台、销售代理等多个环节于一体的犯罪产业链,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娱乐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