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宇代理 发布的文章

  中消协强烈谴责“酒店乱象” 建议对名不副实的星级饭店摘星降级

  扬子晚报讯(记者 马燕)11月2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官方网站发文《中消协:旅游饭店行业品质提升,当从正星开始》,对前不久消费者曝光的“国内十数家星级大饭店卫生乱象”表示强烈谴责,建议对名不副实的星级饭店,“该摘星的摘星,该降级的降级。”

  以下为中消协文章摘要:

  中消协对涉事旅游饭店无视消费者利益的侵权行为表示强烈谴责,对消费者的主动监督和勇于担当表示赞赏和支持。

  此次曝光的这些星级大饭店存在的问题严重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旅游饭店业的相关规定,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安全权、知情权、选择权、公平交易权等法定权益。

  更加令人失望的是,涉事星级大饭店并没有深刻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没有对消费者的监督建议给予充分理解和尊重,反而在回应中用“个别员工”、“个别事件”的表述对存在问题轻描淡写,折射出对消费者和消费监督建议的冷漠、麻木和不以为然,这种态度显示出其真实的服务理念和品质与之头顶的“五星”并不相符。希望有关行业主管部门,不护短不怕丑,彻底调查,加强监管,对名不副实的星级饭店,该摘星的摘星,该降级的降级,为消费者评选出真正名实相符的星级饭店。非如此,就如消费者评价的:一个连杯子都洗不干净的饭店,有什么资格挂上“星级”?

  中新社北京11月20日电 (逯耀锋)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官方网站20日发布消息说,中国“飞天第一人”、航天英雄杨利伟近日率团赴俄罗斯莫斯科参加国际空间站20周年纪念活动,还将赴加加林宇航员培训中心、莫斯科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等单位访问交流。

  为纪念国际空间站第一个舱段“曙光号”发射20周年,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公司(原俄罗斯联邦航天局)于11月19日在莫斯科举办国际会议,纪念国际空间站建设20周年,会议主题为“航天:国际合作与发展的开放领域”,旨在总结回顾国际空间站20年的建设与运营历程,展望人类载人航天未来发展,促进全球载人航天领域的国际合作。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欧洲空间局、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德国宇航局、法国空间研究中心等政府航天机构以及有关航天企业负责人、航天员、科学家、技术专家代表参加会议。作为俄罗斯载人航天领域的战略合作伙伴,中国也受邀派团参会。

  杨利伟作为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代表率团赴莫斯科参加纪念活动,并在“世界载人航天发展态势”议题中作大会发言。杨利伟首先对国际同行特别是俄罗斯同行在国际空间站建设和运营过程中作出的突出贡献表示高度赞赏,预祝国际空间站后续取得更大成就。他还简要介绍了当前中国空间站研制建设和国际合作的最新进展,以及中国对载人航天后续发展方向、实施步骤的研究,后续载人深空探测关键技术论证的展望。

  杨利伟表示,探索未知世界是人类文明和进步的永恒动力,是人类拓展生存空间的必然选择,中方始终愿意与所有致力于和平利用外空的国家和地区一道,在探索太空的征程中共谋发展、携手共进,将人类命运共同体从地球向外空不断推进。

  会议期间,杨利伟与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公司总经理罗戈津以及有关国家航天机构负责人、航天员进行了交流,就各方国际合作有关问题交换意见。中国驻俄罗斯联邦大使馆公使衔参赞王海涛共同参加纪念活动。随后,应俄方邀请,杨利伟还将赴加加林宇航员培训中心、莫斯科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等单位访问交流。(完)

  国家明令禁止,然而在山西长治城市周边仍有不少“小产权房”交易  “小产权房”为何屡禁不止(来信调查)

  山西长治市的市民来信反映,在长治,“小产权房”屡禁不止,尤其是城市周边,大量开发建设,导致房地产市场无序发展,群众利益得不到保障。希望这种乱象得到纠正。

  近年来,国家相关部门就明确要求对在建、在售的“小产权房”坚决叫停,严肃查处。国家有关部门反复申明,建设、销售、购买“小产权房”均不受法律保护,对违法建设、销售“小产权房”问题要坚决遏制。

  所谓的“小产权房”,不仅得不到法律的认可保护,还容易滋生各类矛盾纠纷。对读者反映的问题,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

  长治城市周边“小产权房”很常见,市民已见怪不怪

  新鑫园小区坐落于长治市郊区北部的小辛庄村,共4栋高层住宅楼,部分房屋在村民内部流转,部分对外销售。11月上旬,记者到此了解情况时,恰巧遇到销售人员,他表示:“销售价格每平方米3000元左右。购房是和村委会签协议,乡镇出具证明并盖章。”“最好全款付清,不能按揭做房贷,或者走消费贷款,先垫上。”“没有房产证,都是‘小产权房’。”

  “小产权房”并非一个法律概念,指的是一些村集体或者开发商在集体土地上建设的房屋,没有依法办理手续,业主也难以取得房产证。即便如此,记者在长治市城区周边走访发现,多个村庄均建有“小产权房”,少则一两栋,多则七八栋。比如在长治市郊区西部的蒋村,3栋新楼矗立在村头,很多业主都在忙装修,这些都是“小产权房”,但已全部售出,无剩余房源。

  根据土地管理法,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才能享有的权利。因此,一旦购买“小产权房”,不但不能退,更不得交易。而记者采访调查发现,在长治,对外销售“小产权房”较为常见。

  长治市郊区西部的暴马村,2012年以来集资建设了一批6层高的楼房,取名暴马家苑小区。多位村民反映:“先紧着本村人,再对外销售,一般就是和村里签个协议,都是小产权,没有大红本(房产证)。”由于该小区房屋已全部卖出,村委会的一位值班人员介绍了一种迂回方式:“现在只能和村民私下交易,不能过户、办证,房产还得在本村村民的名下,但归你实际占有。”

  与暴马村只有一街之隔的是湛上村。该村于2011年以村委会的名义注册成立金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随后在村集体土地上兴建了金湛·上城国际小区,部分房屋用于村民回迁安置,部分对外销售。截至目前,该小区已建设、销售多年。

  依照现行法律,建设、销售房地产项目,必须首先申请获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即俗称的“五证”。

  记者看到,金湛·上城国际小区售楼处已被前来咨询买房的群众挤满,还有一些群众在咨询台前排队。售楼处墙上挂着长治市国土局郊区分局对该项目用地的预审意见、长治市郊区发改局对该项目申请报告核准的批复,均不是法律规定的“五证”。对此,售楼人员坦承“土地证还没有”,并表示目前已纳入城中村改造,相关手续正在办理。

  采访调查中,记者还随机和一些市民、房产中介人员进行了交流,发现他们普遍对“小产权房”见怪不怪。多位出租车司机反映,郊区的楼盘基本都是“小产权房”。一位蒋村的业主说:“在长治郊区,大多都是小产权,没有大红本。”

  “小产权房”风险大隐患多,购房者权益难以得到保障

  穿行于小区、售楼处、房产中介,人流熙熙攘攘,虽然是“小产权房”,但一些小区入住率还比较高。在暴马村、蒋村,几位业主饶有兴致地和记者聊起倒卖“小产权房”的“致富经”:本村村民购买村集体开发的房屋,有价格优惠,将来再以市场价格卖出,从中赚取差价。

  当被问及相关部门来查住房手续怎么办?小辛庄村一位杂货店老板说:“本村村民购房的,都有村里颁发的绿本。外村人来买房,如果愿意在缴纳房款的基础上再交一笔钱,就可以取得一个村里颁发的蓝本。将来遇到问题,我们可以拿这些去协调。”实际上,这些所谓的“绿本”“蓝本”并非真正合法有效的产权证。

  记者在采访调查中,听到不少“小产权房”购买者的担忧和抱怨:10年拿不到房产证;落户、上学等很多事情都办不了;而且房子不能合法过户、抵押,保值、升值都受影响。

  长治市民韩女士于2016年4月购买了金湛·上城国际小区的一套房子,约定当年年底交房,可是一拖再拖,直到今年5月才拿到钥匙。“购房时只是和湛上村村委会签了一个收据式的协议,一张A4纸,我们的任何权益都没写,将来遇到问题怎么办?所以我们要求重新协定一份正规合同,这事儿至今没办妥。”

  由于“小产权房”并非正规商品房,司法机关不能以适用商品房买卖的法律法规,处理涉及“小产权房”的案件,购房人权益难以得到保障。

  4年前,长治市民段女士在长治市郊区的老顶山镇赵凹村购买了一套“小产权房”,并支付了房款。该房产项目本是村委会、开发商合伙建设,后来村委会不再与开发商合作,收回了原先承诺由开发商销售的1栋楼。“我买的房子就在这栋楼”,段女士说,“找开发商,他们不退钱,拿不着钱,村委会又不交房,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理!”据她反映,遇到类似麻烦的有30多户。

  监管不力是“小产权房”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

  上述“小产权房”的风险隐患,长治市政府相关部门也有认识。国土局认为:“‘小产权房’不要买,业主利益容易受到损害。”住建局指出:“没有手续的开发商,就意味着得不到及时监管。如果开发商资金链断裂,就可能出现跑路,导致烂尾工程;如果开发商偷工减料,就可能出现质量安全问题,成为豆腐渣工程。”房产服务中心表示:“一是损害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二是损害群众的利益,三是损害政府的公信力,甚至滋生腐败问题。”

  各部门对于“小产权房”的风险和隐患认识如此一致,长治市政府部门采取了哪些措施?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规范房地产的开发建设,近些年来长治市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规范城中村改造项目、开展“两违”(违法占地、违法建设)整治,其中都涉及清理整治“小产权房”的内容。据多个部门反映,“杜绝增量、消化存量”是当前清理“小产权房”的一个重要原则。

  那么,长治市的“小产权房”问题为何依然屡禁不止?

  近年来,城市周边的土地上长出这么多“小产权房”,长治市国土部门发现了吗?采取了哪些整治措施?面对记者提问,国土局局长李勇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他表示:“主要是先前经济发展需求过快过急,项目急着上马导致的。”

  长治市规划局副局长郭敏说:“这是历史积累起来的,从前项目‘先上车后买票’的现象比较普遍。”

  长治市住建局局长范连星认为,一是开发商、村委会的违法违规成本低;二是这些房产项目没有依规缴纳土地出让金,价格相对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各部门管理不到位、监督不到位。各家都有自己的管理机制、信息系统,但是缺乏共享,部门合力还没有完全形成。

  长治市房产服务中心主任程琦,以前担任过县纪委书记,接触过一些村干部违规用地的案件。他分析,代表村集体管理经营土地的村委会应该负主体责任,他们至少没有履好职尽好责;其次,不论什么建设,都是在土地上搞的,作为国家明确规定的土地监管部门,国土部门也没有尽到应有职责;第三,其他相关部门,如规划、房管等,从维护群众利益的角度,日常工作中发现相关问题了,也有向组织汇报的责任。

  长治市规划局局长张俊杰提及当地去年筹建的城市综合执法局,他介绍,“取得规划许可的项目,我们会事中事后监管。但是对于那些没来办手续、没有取得许可的项目,监管不再归我们了,应该由城市综合执法局负责。”

  此外,记者在长治市郊区、城区多处楼盘走访,发现这里不仅有“小产权房”,还有不少开发商开发建设的房地产项目也是手续不全。在新城市花园、鹿港国际、梅园商贸、御景·孔雀城等多个小区的售楼处,销售人员对“五证”不全问题毫不避讳。御景·孔雀城、梅苑商贸等小区的销售人员还说:“未批先建、先售,在长治都是这样搞的!”

  长治市如何化解房地产市场存在的问题,切实整治相关乱象,维护群众整体利益?本报将继续关注。

  ■编后

  不折不扣保证政策落实

  “小产权房”屡禁不止,未批先建先售等问题,不但违反了土地和城乡建设管理法律法规,扰乱了土地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的正常秩序,还影响了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的健康发展,让中央相关的政策精神在当地走了样、落了空。

  如今在一些地方,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现象时有发生。对上级决策部署,总是找理由搪塞、想办法变通。面对利益,有的只盯“小算盘”,看不到全国一盘棋;面对职责,有的只求眼前无过,不求长远有功;面对“难啃的硬骨头”,有的能躲就躲,能推就推。今天报道的“小产权房”屡禁不止的现象,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些问题。

  改革发展的阻力,往往是“难啃的硬骨头”;化解防范风险,往往要处理一些久拖不决的棘手问题。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期,更须不折不扣落实中央各项决策部署,保证政令畅通。面对各种困难和挑战,尤其需要“舍我其谁”的担当和决心。

张 洋 史一棋 人民网记者 张若涵

张 洋 史一棋 人民网记者 张若涵

  在“糊涂”父亲唆使下,他铤而走险

  前不久,因挪用公款罪,江苏省兴化市沙沟镇会计代理服务中心原出纳姜兴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和姜兴一同接受审判的还有他的父亲姜志兵,这起父亲指使儿子挪用巨额公款的案件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事情还得从三年前说起,2015年春节前夕,长期在外的姜志兵回到了家乡兴化市沙沟镇。由于非法从事高利贷活动,此时的姜志兵欠有数百万元的外债,面对债主们的紧逼,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将主意打到了儿子姜兴的身上。

  姜兴是沙沟镇会计代理服务中心的出纳,频繁经手大量的资金,这让姜志兵看到了“机会”。

  当姜志兵向姜兴提出“借用”单位公款时,遭到了儿子的反对。“我入党还没多久,工作也刚稳定了,这样做如果被发现,我一辈子就完了!”

  “只是借用几天而已,过了春节,我立马就把借的钱还上,别人不会知道的。”

  “不行!”

  看到姜兴态度坚决,姜志兵并没有死心,和儿子打起了“亲情”牌。在父亲一次次的软磨硬泡下,姜兴最终决定铤而走险“帮”父亲一把。

  2015年2月2日、5日、11日,姜兴在姜志兵的指使下,利用职务便利,分三次将代理中心代管的54万元村级集体资金转给了姜志兵。

  为了掩人耳目,半个月后,姜兴又将54万元归还到了集体账户上。其间,姜兴整天提心吊胆,生怕自己的行为败露。然而几个月过去了,并没有人发现这些公款流动异常,姜兴的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一次次将黑手伸向了集体资金。

  2017年3月,兴化市纪委接到反映姜兴挪用公款问题的举报信,在初步核实后,随即成立调查组,对相关问题展开调查。在大量的证据面前,姜兴很快交代了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

  经查,姜兴在担任沙沟镇会计代理服务中心出纳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购买的空白银行支票上私盖公章和印鉴,并将公章印鉴私自留存。之后通过这些空白支票,分24笔将沙沟镇会计代理中心代管资金448.602万元提取或转存到自己个人银行卡中,并将其中的437.9万元分27笔提供给姜志兵用于偿还因放高利贷向有关人员借的本金、利息及银行贷款等。最终,姜兴被给予开除党籍处分,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当初就想着能够早点把欠的钱还上,自己的一时糊涂葬送了儿子的前程,我对不起他。”法庭上,看着自己的儿子,姜志兵不禁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武汉11月20日电 (梁婷 石斌 方庆)11月20日,全国多式联运现场推进会在武汉举行。交通运输部发布了全国第三批多式联运示范工程,湖北省三项目入选。

  2016年以来,交通运输部会同国家发改委先后确定了两批共46个示范工程项目。截至今年9月,示范工程企业已开通线路超过250条,线路覆盖全国28个省份,参与企业数超过1000家,完成集装箱多式联运量约270万标箱,与单一公路运输相比,降低社会物流成本超过80亿元,降低能耗约108万吨标准煤。

  湖北此次入选项目分别是:湖北长江三峡枢纽“大分流、小转运”水铁公多式联运示范工程,武汉打造长江经济带粮食物流核心枢纽与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多式联运示范工程,以及武汉长江中心航运中心鄂州三江港区国际物流铁水公空一体化多式联运示范工程。

资料图,图为黄石新港 湖北省交通厅供图 摄资料图,图为黄石新港 湖北省交通厅供图 摄

  据了解,湖北目前已制定了以铁水联运、江海直达为主的多式联运物流中心发展战略,规划了多式联运“三纵两横四支线”和由武汉、宜昌、襄阳、黄石、荆州“1+4”联运节点组成的多式联运布局。

  湖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朱汉桥表示,近年来,湖北围绕长江中游航运中心建设和多式联运发展,破解“最后一公里”难题;加快推进水运主通道能力建设,多式联运发展步伐加快。

  他介绍说,随着武汉港、黄石港等主要港口规模化、专业化港区建设,湖北省港口整体吞吐能力进一步提升,达到3.2亿吨,集装箱通过能力达到433万标箱。贯通欧亚的陆路与通江达海的水路紧密衔接,黄石新港在长江中上游率先实现了铁路与港口水运无缝对接并实现常态化运营,港区后方区域成功引进宝钢、新港重科、新兴管业、大冶有色四大企业进驻。

  此外,中欧(武汉)班列产业聚集效益显著。借助“汉新欧”通道和“江海直达”航线的有效对接,中欧(武汉)班列打造了一条贯穿“一带一路”及长江经济带的国际集装箱铁水联运闭合环线,外贸拉动效应明显,以台湾冠捷、奇宏为代表的一批生产企业陆续落户湖北,该省汽车、钢铁、光电子、消费电子、航空等支柱产业通过铁路“走出国门”。截至10月底,中欧(武汉)班列共发运1156列,其中回程606列,占总数的52.4%,是全国唯一回程货量高于去程货量的城市班列,实载率达97%,居全国前列。(完)